英文協作教學計劃   助學生增加學習英語自信

走訪博愛醫院陳楷紀念中學

 

對於讀寫障礙的孩子來說,特別是英文根基還未打好的,升上中學將會是另一個大考驗,皆因中學對學生英文水準的要求相對提高了,若未能學好英語的話,便可能會成為他們學習生涯中的絆腳石。

 

博愛醫院陳楷紀念中學 (陳楷中學) ,過去兩年均推行「英文協作教學計劃」(下稱「計劃」),提供額外資源幫助英文能力較遜的學生。計劃目的是透過專業機構提供支援服務,與該校英文老師共同設計校本課程及教材套,甚至入班向老師示範教學或直接教授學生,藉此提升學生學習英語的興趣及動機。

 

負責此計劃的何慎敏英文科老師,觀察到普遍學生是對學習英文的感覺不良好,害怕在堂上說英文,部份學生更在小學階段從未接觸過英語拼音的訓練。

 

何老師指出 :「這班學生從小學的英文成績都是不合格,自信心十分低,在學校變成『隱形人』,沒有人理會,若不再支援他們,他們在中學的『隱形人』身份只會越來越嚴重。

 

因此,計劃於2015/16年度誕生,學校並挑選了博思會作為合作伙伴。老師希望善用有限資源,利用常規課堂時間開設英文支援班,使老師可以聚焦教導這班讀寫障礙或英文水平較落後的學生。支援班每班人數為18人,分中一及中二組,每學年有15節支援服務。主要以活動及遊戲方式學習英文,包括拼音、發音及文法等,期望學生可以活學活用。

 

由於部份中一新生在小學階段從未接觸過英語拼音訓練,故支援課程中亦有拼音基礎訓練。

 

博思會老師分享教學方法

博思會Nonette老師具豐富的英文教學經驗,過去兩年與何老師並肩作戰,分擔了老師的繁重工作之餘,亦是一個專業可靠的好伙伴。除了一起設計中一及中二課程外,Nonette老師亦分享針對讀寫障礙學生的教學方法,並協助製作合適的教具及工作紙。同時,Nonette老師亦會走入課堂,成為助教,特別關注信心較低的學生。

 

何老師形容Nonette老師為人親切,會記得每一個學生的名字及特質,並關顧他們的需要。她說:「Nonette老師上課時,會特意走到自信心較低的學生身邊,鼓勵他們嘗試舉手答問題,給機會他們去說英文。」

 

Nonette老師指出 :「雖然學生們常被別人標簽為害羞、反應慢、不專心、聰明卻衝動,但是在我的眼中,他們每一個是有尊嚴及能幹的。他們只要得到合適的機會,同樣是會有貢獻及超水準表現。此外,我認為何老師十分理解這班學生,循循善誘,利用不同方法幫助他們學習,非常值得嘉許。」

 

事實上,有些學生只需要別人多點鼓勵,勇敢嘗試,逐步建立自信,自然便得到學習的樂趣。

 

何老師稱 :「我們察覺到有些同學的學習心態改善了,由從前的『交白卷』,會嘗試完成所有問題,顯示他們有付出努力,認真學習。個別同學亦因而成績有所進步,這些轉變是我們所樂見的。」

 

陳楷中學的特殊教育需要統籌主任(SENCO)周穎怡主任亦補充說 : 「從同學的問卷調查回應中,亦看到部分的學生顯露其自信心,例如他們覺得自己已懂得掌握拼音技巧 ,會覺得自己是做得到!」

 

由於「英文協作教學」計劃成效令人滿意,周主任透露,在新一學年,他們會繼續與博思會協作,將有關支援擴展到中三學生,主要改進他們的聆聽、說話策略及技巧。

 

老師們會利用不同遊戲讓學生學習英語,以提升他們學習興趣。
何慎敏老師(右)及周穎怡主任(左)負責籌劃英文支援班,為有需要同學提供額外資源改善英語水平。

 

 

以上文章節錄自2019年9月《博思薈訊》

返回文章分享

不需要「贏在起跑線」 ,注重提升自尊及能力感

專訪張煌偉小學校長梁偉基先生

 

「天生我材」雖然是老套話,但在大圍新翠邨內的東莞工商總會張煌偉小學內,學生們就是切實地去找屬於自己的一片天,皆因他們不需要「贏在起跑線」。校長及老師們只會著重孩子是否可以適應學習模式,學習支援是否足夠,及有否幫助他們發掘共通能力及多元智能等等。

 

梁偉基校長(右)與學生及家長於學校旅行時合照。

 

現時,校內約有一成為特殊教育需要(SEN)學生,部份學生有不同程度的讀寫障礙徵狀。為使這批學生能夠融入學校生活,校方設計了多方位的學習支援,包括課堂教學時多用圖像、字咭及肢體動作等來加深他們理解及記憶;人手方面亦增聘助理協助個別學生在課堂上的進度。課後亦設有支援小組如「讀默樂」,幫助學生温習默書。此外,學校亦會舉辦不少家長或親子工作坊,讓同路人有機會互相支持,舒緩照顧孩子的壓力。

 

該校梁偉基校長,是博思會教育委員會#的委員,他擁有豐富學校管理經驗,致力推行特別的措施來照顧有學習差異的學生。例如,學校實行「默書分層」,即學習能力較高的學生可以挑戰難度高的「太陽」組默書,而能力較遜者則可參與「月亮」組的默書,範圍及難度亦相應減少。由於默書分數不會列入成績表內,故分層默書並不會造成不公平,反而因應學生個人能力去默書,更容易拿到高分,使孩子不會因分數過低而打擊自信心,依然相信自己可以做得到。

 

至於學業評估方面,為減低學生們的壓力,學校近年在一、二年級已實施「零測驗」安排,每學年只維持兩次考試。小一上學期完結前特設模擬考試,不計分數,旨在讓同學們熟習考試時的規則及要注意的地方。而小二則有兩次進展性評估,同樣並不計分。至於平日的工作紙,老師亦不會給予評級,改為用公仔印代替。學校這些舉措,目的是為減少因分數的競爭而給學生帶來的壓力,同學隨著自己的步伐學習便是最佳的學習方式。這種輕鬆學習氣氛,亦有助於有學習障礙的學生適應主流教育的要求。

 

最後,梁校長寄語各家長 :「成績並不是單一指標,家長應以提升孩子自尊及能力感為首要,並需認同學校理念,避免因期望錯配而為自己及孩子帶來壓力。」

 

#「博思會教育委員會」由業界校長、教育心理學家及教育界資深人士組成,定期進行會議,為博思會的教學相關議題提出寶貴專業意見。

如欲知道更多有關融合教育政策推行,包括聘任特殊教育需要統籌主任,可參看有關新聞報導。https://youtu.be/bbztM2KJFHE

 

默書分層 (一) : 「月亮」組的默書範圍相對小及容易,在自主學習概念下,老師亦會鼓勵同學在默書前自訂「目標分數」,好讓他們朝著目標努力温習。

默書分層 (二) : 「太陽」組的默書範圍相對多及深,讓有能力的學生可以接受高一層的挑戰。由於默書並不計入成績表內,分層方式並沒有造成不公平情況,反而可令學生更專注於自我挑戰,不用與其他同學比較。

學校內的工作紙不會給予分數評分,而是用印仔代替,減低學生壓力,或遇上低分數的挫敗感。

梁偉基校長同時為博思會教育委員會成員,與本會其他專業人士定期進行會議,關注讀寫障礙學生的需要。

 

 

以上文章節錄自2019年3月《博思薈訊》

返回文章分享